长沙麻将规则胡图解

歷史邏輯視域下的軍隊轉型

2019年12月17日 09:11:55
來源: 解放軍報 作者: 釋清仁

  引 言

  軍隊轉型是對自身軍事體系進行的整體性的、根本性的變革,是戰爭形態轉變期軍隊現代化的時代內核,是軍隊建設發展過程中的質的躍升。新中國成立以來,在世界軍事轉型的大背景下,人民軍隊著眼國家安全需求和世界軍事發展趨勢,立足我軍發展實際,聚焦備戰打仗,對轉型建設特點規律的認識不斷深入,開辟了一條由“小米加步槍”向半機械化機械化,進而向信息化智能化的轉型之路。這條道路是中國特色強軍之路的重要組成,是黨的軍事指導理論在實踐中的運用展開。

  根據軍事發展大勢和國家戰略需求,適時開啟軍隊轉型進程

  軍隊轉型,首先要解決“為什么轉”的問題。當客觀實際已然孕育著轉型可能性和必要性,軍事主體需要適時開啟并有序推進軍隊轉型進程,這對于推進軍隊現代化進程有著極其重要意義。一是以開放戰略視野敏銳把握世界軍事發展變化。在因技術進步引起軍事領域重大變革之際,誰能夠敏銳察覺這一趨勢并超前性開啟轉型進程,誰就能占據先機。二是清醒認識自身面臨軍事安全威脅。戰爭的突出特點是強烈對抗性,尤其是在軍事變革期,領先者極力拉開與其他軍隊之間技術代差。這就要求及時掌握對手在軍隊建設方面最新進展,倒逼自己適時開啟轉型進程。三是切實弄清國家發展利益需求。軍隊要更好地發揮服務保障作用,必須及時根據國家發展利益新需求,決定是否需要轉型、向何處轉型,需要重塑什么樣的能力,為轉型建設確立新的靶向。

  堅持轉與不轉的辯證法,在推動軍隊轉型同時始終保持特色

  軍隊轉型,也要解決“轉什么”的問題。這是軍隊轉型要遵循的基本原則。改革開放以來,我軍由機械化半機械化向信息化轉型,是在社會整體轉型大背景下進行的,面臨著實施改革開放與發展市場經濟帶來的嚴峻挑戰。如何處理好國家轉型與軍隊轉型的關系,在推動軍隊轉型同時始終保持自身特色,是一項新的時代課題。一方面,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保持人民軍隊性質本色。必須高度警惕西方妄圖促成我軍轉向的圖謀,把始終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確保軍隊建設正確政治方向,作為中國特色軍隊轉型之路的鮮明特征和根本標志。另一方面,根據信息化轉型要求,與時俱進完善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處理好繼承與發展馬克思主義的關系,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牢固確立習近平強軍思想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的指導地位。著眼信息化,積極推進政治工作創新發展;著眼社會條件、黨員隊伍成分結構發生的深刻變化,深入研究新時代軍隊黨的建設特點和規律。

  把軍事創新作為重中之重,探索軍隊科學轉型正確思維路徑

  軍隊轉型,亦要解決“靠啥轉”的問題。“沒有創新就沒有轉型”,轉型建設必須大膽創新。改革創新是軍隊轉型的實質。我軍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啟動信息化轉型以來,在軍事創新方面取得了不少成就,與此同時存在著創新動力不足,自主創新性不強的現象。要把軍事創新作為重中之重,不斷強化創新意識,為軍隊轉型提供強大動力。一是始終保持對先進技術的敏感性,充分發揮先進技術對軍隊轉型的創新驅動作用。先進技術是軍隊轉型的核心驅動要素。當前,大數據、人工智能等若干領域蘊含著突破可能,必須對先進技術在軍事上的運用保持高度敏感性,善于從中預測和判斷軍事發展新前景,進而開辟軍事發展新路徑。二是及時創新軍事理論。先進軍事理論引領軍隊轉型。歷史表明,不僅要提出先進的軍事理論,還要將其付諸實踐中,這是能否開啟軍隊轉型的重要思想前提。三是深入探索信息化智能化軍事發展的特點規律,進一步明確轉型基本思路。思路決定出路。上世紀末以來,各國軍隊由于沒有弄清信息化為何物,在轉型思路上出現不少問題。我軍在信息化建設上就克服了一些認識誤區。近年來“智能化”成為高頻詞。“智能化”的內涵特征是什么?與“信息化”之間是什么關系?只有弄清這些問題,才能明晰轉型基本思路。

  把握相對和平時期軍隊轉型特點規律,堅持以軍事斗爭準備為牽引

  軍隊轉型,還要解決“朝哪轉”的問題。戰爭牽引是推進軍隊轉型建設的最強勁動力。歷史上的軍隊轉型,大都是在戰爭牽引下實現的。例如,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我軍實施由“小米加步槍”向半機械化機械化轉變,是在朝鮮戰爭時期啟動的。與此不同,改革開放以來我軍轉型基本上處于相對和平時期。針對這一現實,我軍必須堅持以軍事斗爭準備為牽引,特別是以未來戰爭為牽引,積極推進轉型建設。一是強化憂患意識、危機意識、打仗意識。大力強化官兵打仗思想,徹底革除認為戰爭很遙遠、當兵不打仗等和平積弊,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推進軍隊轉型建設,把我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二是注重研究現代戰爭戰例。堅持理技融合理念,加強研究現代戰爭戰例尤其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幾場戰爭,把獲取和分析戰爭數據作為研究邏輯起點,在此基礎上還原戰爭過程,研究雙方戰法打法,分析戰爭中人與武器關系,總結雙方經驗教訓,由微觀到宏觀、由定量到定性,逐漸揭示出信息化條件下戰爭的特點規律。三是密切跟蹤對手最新發展動向。一方面借鑒其有益經驗做法,另一方面摸清其短板弱項,確定我重點發展方向,努力實現轉型建設彎道超車。

  堅持以我為主,發揮后發優勢,積極探索適合自身特點的轉型模式

  軍隊轉型,更要解決“如何轉”的問題。新中國成立之初,我軍以建設“強大的國防軍”為目標,由注重革命化建設向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全面建設轉變,由單一軍種向諸軍兵種合成軍隊轉變。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我軍以“建設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正規化的革命軍隊”為總目標,強調從現代戰爭要求出發,走注重質量建設的中國特色精兵之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我軍明確了信息化建設的目標任務、發展戰略及路徑,作出完成“雙重歷史任務”的部署,在向信息化轉型方面邁出實質性步伐。新世紀新階段,我軍提出“三個提供、一個發揮”的軍隊歷史使命,強調以加快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為關鍵,努力提高基于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在軍隊信息化轉型道路上前進了一大步。進入新時代,我軍被賦予“四個戰略支撐”的使命任務,作出國防和軍隊建設新的戰略安排,提出“五個更加注重”的軍隊建設發展戰略指導,多措并舉全面推進轉型建設。實踐證明,為實現彎道超車,我軍必須堅持以我為主,發揮后發優勢,借鑒世界強國軍隊轉型的經驗教訓,探索適合自己的軍隊轉型模式。堅持立足我國國情和軍情,創新軍隊轉型理論和實踐,放棄被動追趕式的發展模式,推進我軍建設跨越式發展。

  充分認清軍隊轉型長期性復雜性,接續推進我軍轉型建設

  軍隊轉型,同樣要解決“轉多久”的問題。軍隊轉型是一項龐大的系統工程,必須搞好統籌規劃,進行科學設計和安排。適應國家發展“三步走”戰略,1997年底我們黨提出國防和軍隊“三步走”發展戰略,新世紀初期制定2020年前軍隊建設發展規劃綱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作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新的戰略安排。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適應世界新軍事革命發展趨勢和國家安全需求,提高建設質量和效益,確保到二○二○年基本實現機械化,信息化建設取得重大進展,戰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同國家現代化進程相一致,全面推進軍事理論現代化、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軍事人員現代化、武器裝備現代化,力爭到二○三五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這一戰略設計有機銜接、步步推進,為我軍轉型建設繪就了清晰的路線圖。當前,抓好軍隊轉型的戰略籌劃和頂層設計,應堅持與軍隊一系列發展規劃相銜接,處理好長遠與眼前的關系,扎實有序推進轉型進程;堅持統籌兼顧,處理好軍隊建設各方面關系,既推進人和武器裝備的轉型,夯實轉型的物質基礎,又推進組織體制和觀念形態的轉型,將現有物質技術手段的潛力發揮到最大化;堅持集約高效原則,搞好軍隊戰略管理,走出一條投入較少質量效益較高的轉型路子。

  (作者單位:習近平強軍思想研究中心)

標簽 - 軍事主體,軍隊現代化,轉型模式,歷史條件,歷史邏輯
網站編輯 - 張芯蕊
长沙麻将规则胡图解 足球指数一125什么意思 上海天天彩 诈金花可以提现的游戏 辛运28 快乐十分开奖时间 19号nba比分 网球比分牌 qq捕鱼大亨技巧 新31选7中奖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