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麻将规则胡图解

新時代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科學指導

來源:《求是》2019/24 作者:本刊編輯部 2019-12-15 15:07:46

  燕山腳下、渤海之濱、太行之畔,一項歷史性工程——“京津冀協同發展”正如朝陽噴薄,引領著一場區域深層次變革。2019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冒著嚴寒,深入京津冀考察,殷殷期望、諄諄寄語:“京津冀如同一朵花上的花瓣,瓣瓣不同,卻瓣瓣同心”,“要保持歷史耐心和戰略定力,做好這件歷史性工程”。

  長江經濟帶發展、共建“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圍繞區域協調發展這篇大文章,精心謀劃、科學布局,提出一系列重大國家戰略,推動我國區域協調發展不斷向著更加均衡、更高層次、更高質量方向闊步前行,取得歷史性成就。

  當前我國區域經濟發展出現了哪些新情況新問題?怎么看、怎么辦?現有區域政策哪些要堅持、哪些應調整?在《推動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深入把脈當前區域經濟發展新形勢,從戰略上提出了新形勢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科學思路、主要舉措和推動東北全方位振興的“藥方”,對這些問題作出了透徹鮮明的回答,為新時代區域協調發展提供了科學指導。

關乎全局的重大問題

  “千鈞將一羽,輕重在平衡。”協調是持續健康發展的內在要求。解決好區域協調發展問題,關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充分發揮,關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開宗明義指出:“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各地區自然資源稟賦差別之大在世界上是少有的,統籌區域發展從來都是一個重大問題。”這一科學論斷,深刻闡明了我國推動區域協調發展的基本依據和艱難程度。

  打開中國地圖,960多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大地上,從南到北、由東到西,自然狀況多樣,氣候條件復雜。平原、水網、丘陵、喀斯特和丹霞地貌、草原、沙漠和雪域高原,共存于祖國遼闊版圖中。從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遞減至500米以下,由西到東的三大階梯差異明顯,氣候迥異;地區間降水分布極其不均,荒漠化土地分布廣泛;以“胡煥庸線”為界,東南人口密集,西北人口稀疏。再加上歷史、文化和社會等多方面的原因,區域發展差別大問題十分突出。這樣的國情,有利于形成廣泛分工、強大市場和廣闊回旋余地,同時也會產生不平衡不協調問題。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確立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重大戰略,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圖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上,群眾游行中的“區域協調”方陣。 新華社記者 龐興雷/攝

  恩格斯曾經預言,在社會主義條件下,能夠使工業分布得“最適合于它自己的發展和其他生產要素的保持或發展”。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黨從理論和實踐的結合上對統籌區域發展進行了艱辛探索。1956年,毛澤東同志在《論十大關系》中提出,要正確處理沿海工業和內地工業的關系,使工業布局逐步平衡。在改革開放進程中,鄧小平同志提出“兩個大局”的戰略構想,強調沿海地區要較快地先發展起來,從而帶動內地更好地發展;發展到一定時候,沿海要拿出更多力量來幫助內地發展。70年來,從充分利用東北、上海和其他沿海城市既有的工業基礎,集中力量發展重工業,到開展三線建設;從實施沿海開放,到形成“西部開發、東北振興、中部崛起、東部率先”的“四大板塊”格局,我國區域經濟布局逐步完善,區域協調發展不斷邁出新步伐。

  進入新時代,如何更好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對此,習近平總書記看得很遠、想得很深、抓得很實。黨的十八大以來,總書記鮮明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強調協調發展是制勝要訣,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為統籌區域發展提供了科學指引。總書記強調,“全面小康,覆蓋的區域要全面,是城鄉區域共同的小康”;強調協調是“發展兩點論和重點論的統一”,“發展平衡和不平衡的統一”,“發展短板和潛力的統一”;強調要“完整準確落實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推動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生活水平有較大提高”,等等。總書記的足跡遍布全國各大板塊、各個區域,主持召開一系列重要會議,提出一系列重大戰略,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推動形成了以“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重大戰略為引領,區域間相互融通補充的區域發展新格局,為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注入澎湃動力。

  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國區域發展形勢是好的,同時出現了一些值得關注的新情況新問題。”對這些“新情況新問題”,總書記從三個方面進行了科學概括:區域經濟發展分化態勢明顯,發展動力極化現象日益突出,部分區域發展面臨較大困難,等等。總的來看,“我國經濟發展的空間結構正在發生深刻變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為承載發展要素的主要空間形式”。正是這樣的“新情況新問題”,構成了我們謀劃區域協調發展新思路新舉措的基本依據。

區域協調發展的新思路新布局

  平闊奔涌的黃浦江邊,雄偉壯觀的“四葉草”國家會展中心,2018年11月5日,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在上海拉開帷幕。習近平總書記在開幕式上鄭重宣布:“支持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并上升為國家戰略”。

  一年后的12月1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公布。在這份《規劃綱要》中,“高質量”一詞貫穿全篇,出現了20余次,清晰標注了長三角一體化的目標和要求,鮮明體現了新形勢下區域協調發展的時代特征。

  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提綱挈領地指出:“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對區域協調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高質量發展是能夠很好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的發展,是體現新發展理念的發展,要從解決“有沒有”的問題轉向解決“好不好”的問題。具體到區域發展來說,就不能簡單要求各地區“齊步走”,而是要發揮各地比較優勢,走合理分工、優化發展的路子,構建全國高質量發展的新動力源,“在發展中促進相對平衡”。

  正是從我國經濟發展的基本特征出發,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了新形勢下區域協調發展的總思路。這就是,“按照客觀經濟規律調整完善區域政策體系,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促進各類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增強創新發展動力,加快構建高質量發展的動力系統,增強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經濟發展優勢區域的經濟和人口承載能力,增強其他地區在保障糧食安全、生態安全、邊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形成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如何貫徹落實這一思路?總書記鮮明提出了“尊重客觀規律、發揮比較優勢、完善空間治理、保障民生底線”的24字要求。

  在現代區域經濟格局中,中心城市和城市群集聚能力強、空間效率高、規模效應明顯,是經濟發展最活躍的增長極和動力源。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產業和人口向優勢區域集中,形成以城市群為主要形態的增長動力源,進而帶動經濟總體效率提升,這是經濟規律。”放眼世界,美國的波士頓—華盛頓城市群、日本的太平洋沿岸城市群等,都是本國經濟發展極為重要的增長極。這些年來,我國逐步形成了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世界級城市群,“十三五”規劃提出加快建設發展19個城市群,這些城市群將承載全國80%左右的人口和國內生產總值,是推動創新和增長的主要空間載體。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特別從尊重客觀規律的角度,要求培育發展城市群,破除資源流動障礙,促進各類生產要素自由流動并向優勢地區集中,提高資源配置效率。

  我國區域間資源稟賦差異非常大,必須根據各地區的條件和特點,進行合理分工,宜水則水、宜山則山,宜糧則糧、宜農則農,宜工則工、宜商則商,發揮各自的比較優勢。比如,對經濟發展條件好的地區,就是要“承載更多產業和人口,發揮價值創造作用”;對三江源、黃土高原、大興安嶺等重要生態功能區,首要任務就是保持并提高生態產品供給能力;對三江平原、松嫩平原、長江中游及江淮地區等糧食主產區,就是要優先考慮糧食安全問題,保障全國耕地數量質量和農產品供給;對邊疆地區等涉及國家安全的重要地區,就是“要考慮國家安全因素,增強邊疆地區發展能力,使之有一定的人口和經濟支撐,以促進民族團結和邊疆穩定”。

  京張高鐵是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要基礎工程,是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重要交通保障設施。100多年前,我國開通了首條由中國人自主設計、營運的鐵路干線——京張鐵路。將于2019年底正式開通的京張高鐵,是我國第一條采用北斗衛星導航系統、設計時速350公里的智能化高速鐵路。屆時,北京到張家口的鐵路旅行時間將由3.5小時縮短到1小時以內。圖為2019年12月3日,試驗列車停靠在北京北站。 新華社發 李樺/攝

  四川雅康高速公路東起雅安、西至康定,全長135公里,是成都平原連接甘孜藏區進而通往西藏的重要通道,被譽為“云端天路”。雅康高速于2018年12月31日全線建成并試通車運營,從而結束了甘孜藏族自治州康定市不通高速的歷史,有力助推藏區脫貧攻堅。圖為雅康高速瀘定大渡河大橋(2019年10月15日攝)。 新華社記者 江宏景/攝

  就像一棟房子要劃分客廳、臥室、廚房等不同功能區一樣,我國遼闊的國土空間也要進行功能區分,讓不同區域承載不同的功能,揚長避短、優化發展。我國從2005年開始推進主體功能區規劃建設,2010年印發的《全國主體功能區規劃》將國土空間劃分為優化開發、重點開發、限制開發和禁止開發四類主體功能區。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就完善和落實主體功能區戰略進一步提出新要求:細化主體功能區劃分,按照主體功能定位劃分政策單元,對重點開發地區、生態脆弱地區、能源資源地區等制定差異化政策,分類精準施策,推動形成主體功能約束有效、國土開發有序的空間發展格局。

  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最終要體現在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上。縮小區域發展差距,不能簡單看作是縮小國內生產總值和增長速度的差距,而應該是縮小基本公共服務等方面的差距。保障民生底線,決定了區域協調發展的基本要求,這就是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總書記特別強調,要完善土地、戶籍、轉移支付等配套政策,提高城市群承載能力,促進遷移人口穩定落戶。同時,要加大政策傾斜力度,確保承擔安全、生態等戰略功能的區域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使這些地區與經濟發達地區人民基本生活保障水平大體相當。

健全區域協調發展的政策體系

  新安江,出安徽休寧六股尖,過歙縣,東入浙江,經淳安、建德,流歸錢塘江。極目遠眺,漫江澄澈,千山疊翠,宛若百里畫廊,扮靚了皖浙兩省。

  新安江為何能“一江清水向東流”?答案就在2012年新安江跨流域開啟的生態補償新機制——如果年度水質達標,下游浙江付給上游安徽1億元,否則相反。3年后,這個金額升至2億元。如今,新安江流域水質穩定向好,走出了一條上游主動強化保護、下游支持上游發展的互利共贏路子。

  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要推廣新安江水環境補償試點經驗,鼓勵流域上下游之間開展資金、產業、人才等多種補償。”見微知著,新安江水環境補償試點經驗,是生態補償機制的重要內容。這個機制,正是總書記提出的區域協調發展六條主要舉措之一。這六條主要舉措是,形成全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商品和要素市場;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完善能源消費雙控制度;全面建立生態補償制度;完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這些舉措,內容全面、針對性強,有著鮮明的問題導向、目標導向、結果導向,體現了抓當前和利長遠的統一,是新形勢下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實招硬招妙招。

  形成全國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商品和要素市場,是優化區域經濟布局的關鍵因素。比如,在長三角地區,滬蘇浙皖“三省一市”地級以上城市就有40多座,如果不打破自家“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就很難讓各類要素合理流動和高效集聚,一體化發展就會成為空話。新形勢下如何構建統一開放、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了對策:實施全國統一的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消除歧視性、隱蔽性的區域市場壁壘;除中央已有明確政策規定之外,全面放寬城市落戶條件;健全市場一體化發展機制,深化區域合作機制等。

  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對維護全國統一大市場、促進企業間公平競爭和勞動力自由流動具有重要意義。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了“盡快實現養老保險全國統籌”的重大任務。2018年7月1日起,我國正式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當年受益省份受益規模達610億元,預計2019年受益省份受益規模將達到1600億元左右。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總書記強調,“要在確保2020年省級基金統收統支的基礎上,加快養老保險全國統籌進度,在全國范圍內實現制度統一和區域間互助共濟”。

  土地是人類各項活動的空間載體。從實際情況看,有些地方特別是一些中心城市建設用地不足,制約了經濟社會發展。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加快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建設用地資源向中心城市和重點城市群傾斜”,使“優勢地區有更大發展空間”。在國土空間規劃、農村土地確權頒證基本完成的前提下,城鄉建設用地供應指標使用應更多由省級政府統籌負責。

  “十三五”規劃要求,到2020年單位GDP能耗比2015年降低15%,能源消費總量控制在50億噸標準煤以內。這項能源消費總量和強度雙控制度,對節約能源資源、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是,從實際情況看,目前有10多個省份提出難以完成“十三五”能耗總量指標。對于這個問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要認真研究,既要盡力而為,又要實事求是。對于能耗強度達標而發展較快的地區,能源消費總量控制要有適當彈性。

  重點生態功能區為全國提供著清潔水源、干凈大氣,經濟發達地區受惠于此,理應予以反哺。對此,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全面建立生態補償制度”的舉措,強調健全區際利益補償機制,形成受益者付費、保護者得到合理補償的良性局面。比如,要健全縱向生態補償機制,加大對森林、草原、濕地和重點生態功能區的轉移支付力度;建立健全市場化、多元化生態補償機制,在長江流域開展生態產品價值實現機制試點,等等。

  縮小區域差距,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的目標,財政轉移支付是重要舉措。重點生態功能區、農產品主產區、困難地區,財政收入相對有限,保障基本公共服務的財力相對不足。總書記特別強調,要對這些地區提供有效轉移支付。比如,擔負保護三江源、保護“中華水塔”重大責任的青海省,2018年全省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僅272.9億元,而一般公共預算支出需1647.5億元,差額部分多數要靠中央補助收入補足,這也是區域發展“全國一盤棋”和社會主義制度優勢的重要體現。

讓東北重煥生機活力

  2019年10月1日,新中國70華誕,天安門莊嚴神圣,長安街鐵流滾滾。上午10時許,習近平總書記乘檢閱車,經過金水橋,駛上長安街,依次檢閱15個徒步方隊、32個裝備方隊。

  這輛檢閱車,有個響亮的名字——“紅旗”,來自東北的長春一汽。60年前的同一天,10輛嶄新的紅旗轎車亮相天安門廣場,向世界展示了中國第一款自主制造的高級轎車。紅旗轎車,從新中國鋪就的金光大道中,一路駛向輝煌,見證了東北老工業基地的崢嶸歲月。

  從紅旗轎車放眼白山黑水,就會發現,這里創造了太多太多的新中國“第一”:第一座大型火力發電廠、第一輛汽車、第一臺內燃機車、第一艘萬噸輪船……“一五”時期的156項重點工程中,東北就占了54項。東北地區,是新中國工業當之無愧的搖籃,在國家發展全局中舉足輕重。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這篇重要文章中指出的,“東北地區是我國重要的工農業基地,維護國家國防安全、糧食安全、生態安全、能源安全、產業安全的戰略地位十分重要”。走過熱火朝天的建設年代,走進波瀾壯闊的改革開放時期,東北地區一度面臨比較嚴重的經濟困難,在陣痛與思考中砥礪前行。

  實現東北振興,是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全面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的戰略決策。在東北振興滾石上山、爬坡過坎的關鍵節點,總書記一次次考察調研、一遍遍分析研判,找準癥結、對癥下藥,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為實現東北全面振興指明了方向。2013年在遼寧考察時指出,要想創造優勢、化危為機,必須敢打市場牌、敢打改革牌、敢打創新牌;2015年在長春主持召開座談會時提出,要著力完善體制機制,著力推進結構調整,著力鼓勵創新創業,著力保障和改善民生;2016年在黑龍江考察時指出,要深化改革開放,優化發展環境,闖出一條新形勢下老工業基地振興發展新路;2017年在參加遼寧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把國有企業作為遼寧振興的“龍頭”,堅定不移把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2018年在沈陽主持召開座談會時提出,新時代東北振興,是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2019年在內蒙古赤峰考察時強調,要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筑牢祖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

  在這篇重要文章中,習近平總書記著眼全國發展大局,著眼“十四五”時期發展,緊密結合東北實際,從“調整經濟結構”和“深化改革開放”兩個大方向著手,提出了一系列推動東北全方位振興的重大部署和戰略性舉措。

  新時代東北振興,是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東北地區正依靠創新做實、做強、做優實體經濟,積極扶持新興產業加快發展。圖為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工業機器人生產車間。 新華社記者 楊青/攝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面振興不是把已經衰敗的產業和企業硬扶持起來,而是要有效整合資源,主動調整經濟結構,形成新的均衡發展的產業結構。”東北地區作為我國裝備制造業、資源、能源等產業集聚的老工業基地,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具備很好的基礎條件。用好這一優勢,就要加強傳統制造業技術改造,發展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培育健康養老、旅游休閑、文化娛樂等新增長點;促進資源枯竭地區轉型發展,加快培育接續替代產業,延長產業鏈條;同時,還要加大創新投入,為產業多元化發展提供新動力。

  東北地區國有企業比重大,能否切實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直接關系到能否把老工業基地的活力重新激發出來、釋放出來。習近平總書記特別要求,要以改革為突破口,加快國有企業改革,讓老企業煥發新活力。同時,他還從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弘揚優秀企業家精神、吸引人才和投資、樹立鮮明用人導向等方面入手,為東北地區深化改革擘畫了一整套“組合拳”。東北地區是我國向北開放的重要窗口和東北亞地區合作的中心樞紐,在共建“一帶一路”等方面大有可為。要堅決轉變觀念、大膽去闖,以高水平對外開放促進體制機制創新和產業轉型升級,打造對外開放新前沿,推動東北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

  “興酣落筆搖五岳”。沿著新中國70年光輝足跡,新時代中國共產黨人在嶄新的歷史長卷中,大開大合、雄渾落筆,一幅區域協調發展的壯美畫卷正在華夏大地徐徐鋪展!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慧
評論 登錄新浪微博 @求是 發表評論。請您文明上網、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
长沙麻将规则胡图解 河北20选5 华为彩票首页 日本东京股票指数 高频彩胆拖投注模拟中奖计算 股票涨跌怎么算公式 二八杠顺口溜 现在在农村压面条卖赚钱吗 j吉林11选5走势图 竞彩篮球大小分结果 网络棋牌app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