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麻将规则胡图解

擴大開放是中國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2019年08月05日 14:29:19
來源: 《紅旗文稿》2019/15 作者: 安徽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是我國發展不斷取得新成就的重要法寶。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當前,我國經濟發展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著力發展開放型經濟,將有助于提高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國際競爭力。以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促改革、促發展、促創新、促轉型,是實現中國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一、開放是實現國家繁榮富強的根本出路

  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了強勁動力,促進了商品人才信息和資本流動、科技進步和文明傳播、各國人民交往。

  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我國的GDP增速連續多年保持在6%以上,經濟總量占世界的比重由1978年的1.8%增長到2017年的15.2%,2018年國內生產總值達到90.03萬億元。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制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商品消費第二大國、外資流入第二大國,外匯儲備連續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中國連續多年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30%,日益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關鍵引擎”、動力源和“穩定器”,是全球共同開放的推動者,是各國拓展商機的大市場,是“一帶一路”的倡導者,將向國際社會提供更多交流、合作、發展機遇,釋放更大開放紅利。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國家強盛才能充滿信心開放,而開放促進一個國家強盛。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我國改革開放的成就充分證明,對外開放是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動力。

  實現高質量發展,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必須以擴大開放帶動創新、推動改革、促進發展。改革開放讓中國走向了世界,讓世界認識了中國;中國發展了自己,也惠及了世界,互利互惠、共同進步。中國的開放是為了人民幸福、國家富強、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依靠人民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幸福家園,平等互惠、合作共贏是中國開放的最基本原則。

  二、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

  改革和開放相輔相成、相互促進,改革必然要求開放,開放也必然要求改革。通過高質量對外開放牽引乃至倒逼對內深化改革、技術水平和產品及服務質量的有效提升,推動企業強化自主創新以突破卡脖子關鍵核心技術,促進技術結構、產品結構、行業結構、能源結構、人力資源結構、經濟結構持續優化升級,使我國經濟加快融入全球創新鏈、價值鏈和服務鏈,并以后發優勢實現跨越式發展。靠改革破解發展難題,靠開放贏得發展空間。以擴大開放促進深化改革,以深化改革促進擴大開放,以體制機制創新贏得國際競爭主動,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力、增添新活力、增加新動能、拓展新空間。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持續深化對外經貿和投資領域的體制機制改革,從靠政策優惠、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市場換技術等初級開放,逐步轉變為打造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營商環境等高級開放。2019年7月30日起,外資進入船舶代理、城市燃氣、電影院、演出經紀機構、增值電信、油氣勘探開發等限制將進一步放寬或取消;較大幅度增加鼓勵外商投資領域,支持外資更多投向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綠色制造等領域,鼓勵外資投向生產性服務業和中西部地區。全面落實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負面清單越來越短,開放領域越來越多,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加強產權尤其是知識產權保護,完善知識產權保護相關法律法規,嚴格執法,讓侵權者付出沉重代價,維護創新創造者合法權益。

  通過引進來,緩解了我國經濟發展急需的資金、技術、人才和管理經驗及商業模式等問題;通過走出去,了解到了國際市場的需求與競爭態勢,加強了技術合作與自主創新的力度,新技術新產品的研發能力得到持續提升;主動開放、雙向開放、全面開放、公平開放、共贏開放、包容開放帶動了我國企業有效嵌入全球產業鏈、價值鏈和創新鏈、服務鏈,實現了貿易和投資帶動增長的發動機效應、技術溢出效應、產業升級效應。正如習近平總書記論述的,“一個國家對外開放,必須首先推進人的對外開放,特別是人才的對外開放”。因此,對外開放要著眼于人、著力于人,推動人們在眼界上、思想上、知識上、技術上走向開放,通過學習和應用世界先進知識和技術,進而不斷把整個對外開放提高到新的水平。

  改革開放這場中國的第二次革命,不僅深刻改變了中國,也深刻影響了世界。堅持以發展為第一要務,就要堅定不移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不斷增強發展的內生動力與外在活力。進入新時代,進一步擴大開放,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全面開放新格局,從推動共建“一帶一路”,到舉辦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再到大幅降低關稅總水平至7.5%,進一步放寬銀行、證券、汽車、通信、文化、基礎設施、農業、采礦業、制造業、商貿服務、商貿流通、技術服務等領域市場準入,既拓展了中國企業和老百姓的生產、服務、消費選擇空間,增強了獲得感、幸福感,也給世界各國帶來了取長補短、互通有無的發展機遇,與中國共同發展、共享繁榮。隨著中國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中國必將與世界各國攜手并進,共同開拓互惠合作共贏的新局面。

  三、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

  通過改革創新,持續調整產業結構,我國實現了經濟增長從過多依賴商品出口、投資,循序漸進地轉化到更多依賴創新引領、消費拉動、服務業帶動、內需支撐。居民收入增長與經濟增速保持同步。我們發揮自身比較優勢,堅定不移融入全球產業分工與協作體系,加工制造業發展迅猛,許多行業企業已經深度嵌入全球產業鏈,形成競爭新優勢,競爭力持續提升。2018年5月,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發布了《2018年世界競爭力報告》,中國以89.02分排名第13位,兩年累計上升了12位。根據世界銀行評估,中國營商環境在全球的排名從2017年的78位躍升到2018年的46位。改革在不斷深入推進,中國經濟在高質量發展中穩步前行。

  改革開放不斷激發出市場主體活力,持續釋放制度紅利。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針對我國經濟運行中的各種突出矛盾和問題,黨和政府圍繞大力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健全與高質量發展相適應的體制機制。堅持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持續簡政放權、深化“放管服”改革,適時建立政務服務“好差評”制度、給予高校和科研院所更多科技創新自主權、大幅度減稅降費、通過《外商投資法》等諸多領域的改革方案密集推出,積極營造與國際規則接軌的穩定、透明、可預期的市場環境,內外資企業規則統一、平等對待,以公正監管促進公平競爭,讓海內外企業家放心辦企業、安心搞經營、專心致志抓研發、心無旁騖做實業。從生產供給端入手,積極研判市場變化態勢,加強宏觀調控,促成市場運行更加有效,切實化解過剩產能,不斷創造新供給、滿足新需求、發展新經濟、增強經濟發展新動能,從而激發出強勁的市場活力和經濟內生動力。越開放,越發展;越發展,越需要進一步開放。

  新時代,順應高質量發展的新要求,改革將更加持續深入,加快健全完善與國際接軌的更高水平的法律、法規、政策和標準體系,營造以制度為保障、以規則為基礎的更公平的競爭環境,推動我國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2019年6月,在G20大阪峰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中國將采取進一步開放市場、主動擴大進口、持續改善營商環境、全面實施平等待遇、大力推動經貿談判等舉措,加快形成對外開放新格局,努力實現高質量發展。

  四、在開放交流合作中增強自主創新能力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創新驅動發展能力日益增強,科技進步貢獻率2012年達到52.2%,2017年進一步增加到57.5%。但是,我國科技發展總體水平不高,科技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支撐能力還不足。為此,必須把創新作為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把人才作為支撐發展的第一資源,把發展著力點更多放在創新上,發揮創新激勵經濟增長的乘數效應。

  當前,應深入破除體制機制障礙,讓開放政策、創新政策、產業政策和競爭政策更加協調,讓開放的市場真正成為配置創新資源的決定性力量,讓企業真正成為技術創新創造主體。“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形成功能互補、良性互動的協同創新格局、產生協同效應,“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抓住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不斷涌現的歷史機遇,營造有利市場環境,尊重、保護、鼓勵創新”,在強化市場導向和開放合作創新的營商環境下實現關鍵核心技術重點突破。充分發揮企業和市場在關鍵核心技術市場化、產業化、國際化方面的決定性作用,切實提高關鍵基礎材料、核心基礎零部件(元器件)、先進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基礎這“四基”研發與制造能力,形成面向全球的貿易、投融資、生產、服務網絡。加強國際產能合作,以我國具有全球資源配置能力的跨國公司為主體,帶動我國裝備、技術、標準、服務走出去。

  自主創新絕不是要關起門來搞創新。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大背景下,創新資源在世界范圍內加快流動,各國經濟科技聯系更加緊密,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孤立依靠自己力量解決所有創新難題。因此,我們必須深化國際交流合作,充分利用全球創新資源,在更高起點上推動自主創新。在2018年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科學技術是世界性的、時代性的,發展科學技術必須具有全球視野。自主創新是開放環境下的創新,絕不能關起門來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氣、借八方之力。” “我們要提倡國際創新合作,超越疆域局限和人為藩籬,集全球之智,克共性難題,讓創新成果得以廣泛應用,惠及更多國家和人民。”只有充分加強國際交流與合作,不斷深入國內外科技創新理論與實踐的前沿領域,才能由點到線、由線到面形成創新節點和網絡,實現自主創新與關鍵核心技術的重點突破,由“跟跑”變“并行”和“領跑”。

  目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提速,高端創新要素和創新資源在全球范圍內的流動速度更快,更具有目的性、方向性、爆發性。全球經濟發展進入深度調整期,主要發達經濟體在金融危機后集中發力高端制造業,一些新興經濟體則依靠低成本優勢加快布局中低端產業,對我國制造業形成了上下游產業的“雙重擠壓”。因此,我國需要從開放型創新邁向構建開放創新體系,運用產業鏈、創新鏈思維,以全球科技發展和產業競爭的視野進行創新戰略布局,加強國際科技創新交流與合作,把握國際科技前沿,對標國際標準,有效利用國際創新資源,深入研究變化態勢,熟悉運用國際經貿、投資、科技等規則,保障交流合作創新的謀劃和有序推進。著力構建“有效的市場”與“有效的政府”,充分發揮改革的推動作用、法治的保障作用,借鑒發達國家培養“國家企業冠軍”或“技術創新領跑者”舉措,確立我國創新領軍企業支持體系。鼓勵支持本土一流跨國企業通過價值鏈整合和供應鏈再造,加快建立海外研發及技術交流合作中心,提高海外知識產權運營能力,提升引進來的層次和效率,不斷吸引更多的高端創新要素,增強轉化能力,在更高起點上推進自主創新,搶占科技競爭和未來發展制高點,盡快扭轉一些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被動局面,推動我國產業尤其是制造業發展向“微笑曲線”兩端整體、持續提升。最大限度用好全球創新資源,全面提升我國在全球創新格局中的位勢,提高我國在全球科技治理中的影響力和規則制定能力,堅定走開放融通、合作共贏之路。

  (執筆:曾凡銀,系安徽省社會科學院院長、教授)

  責任編輯:張少義

標簽 -
網站編輯 - 王慧
长沙麻将规则胡图解 车险商城怎么赚钱 南国七彩票论坛 河北福彩排列七奖池 北京pk10开奖记录排期 6603千炮捕鱼 河北福彩体彩走势图 快中彩 秒速时时彩群 福彩开奖2017年127期 快赢彩票群